您的位置 首页 家庭伦理

狠毒的淫母 婉玲

  狠毒的淫母婉玲  乱伦小说  小明才十二岁时,他的父亲大明就拋弃了他和他的母亲婉玲,另寻新欢去了,大明告诉婉玲被拋弃的原因很简单,因为他的新欢能令他的整个阳具,尤其是阴囊內两粒睾丸都很舒服。婉玲当时伤心极了,想过去自杀,但立即改变主意,更决定将仇恨报在丈夫的儿子也是自己的亲生儿子 – 小明身上。

  狠毒的淫母婉玲

  乱伦小说

  小明才十二岁时,他的父亲大明就拋弃了他和他的母亲婉玲,另寻新欢去了,大明告诉婉玲被拋弃的原因很简单,因为他的新欢能令他的整个阳具,尤其是阴囊內两粒睾丸都很舒服。婉玲当时伤心极了,想过去自杀,但立即改变主意,更决定将仇恨报在丈夫的儿子也是自己的亲生儿子 – 小明身上。

  从那天起,婉玲经常有在意无意间挑逗小明,通常在晚上,婉玲趁小明在饭厅的沙发坐下来看电视时,换上一件薄簿的低胸睡袍,內面不带胸罩和內裤,露出大部分乳房,坐在小明身旁,发出鼻鼾声假装睡觉,悄悄地拉高睡袍至腰部,但紧合双脚,使阴部祇露出阴毛给小明观赏,而她则眯眼偷看小明反应。虽然小明才十二岁时仍未有性经验,但见到异性的身体已开始有莫明的兴奋感,小鸡鸡慢慢地膨涨起来,而小明亦已为妈妈真的已入睡,最初,小明祇是悄悄的偷看母亲的身体,终于在一年后的一晚,小明在偷窥婉玲的阴毛及乳房时,出自本能反应的把初发育及已有5吋长小鸡鸡拿出来,一边偷看母亲的身体一边玩弄,婉玲仍眯眼偷看及继续假装睡觉,一面心想她的復仇计划快可实践了,一面似是无意的将把双腿尽量大幅张开,第一次将整个阴户大小阴唇也展现给小明观看。小明何曾见过女性的阴部,一剎那,他差点不能承受那么大的刺激,小鸡鸡迅速地不断膨涨,最要命是他未学懂射精,令他涨痛得要命,忍不住申吟起来。这时婉玲正心里暗笑,假装惊醒问小明发生什么事,小明便承实地告诉婉玲,这几月来如何偷看她的身体,以致刚刚忍不住弄痛鸡鸡。他又向婉玲道歉,求妈妈不要怪他偷窥她的阴部,婉玲亦假意安慰小明说男孩偷窥女性的阴部是正常的,她不会怪他,並会帮他解决小鸡鸡要命的涨痛。

  婉玲于是开始实践她狠毒的復仇计划,首先,她用双手的手指轻轻的捏弄小明阴囊內的睾丸,向小明说谎道:由于他偷看了她的整个女阴,两颗睾丸受了太大刺激,要立即为我療伤止痛。又向小明解释阴囊內的睾丸是男孩子的命门要害,通常受了如此大刺激而无人按摩的话,是会痛极而死的。本来,婉玲最痛恨阴囊內的睾丸,小明的爸爸就因为她不能令他的睾丸舒服而离开她的,这是,她握着小明的睾丸,真的有冲动想用尽力握破它们,但她回心一想不用急在一时,还是先享用夠他儿子的阳具,才作出狠狠的报仇。

  随即婉玲改用一双手紧紧握实阴囊,用另一双手将小鸡的包皮大幅度的不断拉上拉下,直至龟头完全暴露出来,之前小明的龟头是被包皮紧紧包着的,因此当时的过程中小明感觉得我的龟头是相当酸痛后,龟头才能第一次暴露出来,这时,婉玲还是我第一次亲眼到自己亲儿子膨涨后暴露出来的龟头的样子。她将小明的包皮完全捋到番在龟头冠的边缘外,由于小明的龟头是第一次接触空气,因此当时他感到整个龟头都很敏感。小明感到阵阵尿意,告诉婉玲想去厕所小便,但婉玲用淫邪的笑声对小明说: "不是小便,这是精水,男孩看过女性的阴部都会忍不住要射精,这时正常的,射精后,你的小鸡便不会要命的涨痛,不用害怕,放心将你小鸡內的精水全射出来吧。"

  此时,婉玲的左手掌很用力的握实小明阴囊內的两粒睾丸,右手紧握在小明的龟头之下,及向下用力拉,使龟头尽量突出,然后用舌尖青舔龟头,由于小明的龟头之前从未接触过任何东西,更何況是母亲淫荡的舌头呢! 以致他整条 吋阳具狂烈的跳动,说时迟那时快,随着鸡鸡的剧烈抖动,小明人生第一次的精水,就猛然劲射出来,婉玲立即用嘴巴将小明整个龟头含得密不透风,由于龟头在被含着的感觉比被舌头舔的感觉又不知强烈多少倍,以致当时小明的龟头不断狂暴跳动,衹感到龟头每跳动一下都会喷出精水,估计最少亦喷射了数十次才停止。过程中婉玲的嘴巴未有一刻离开过小明的龟头,将小明的童精完全吞下。当射精过程完毕后,婉玲问小明是否仍想看她的下阴,小明害羞的点头,于是婉玲继续将整个阴户展现给小明观看。同时用手分开大小阴唇,这次连阴核和阴道口也用来引诱小明。婉玲向小明讲解女阴的结構,小明受不了初见阴核和阴道的刺激,阳具再次飞快地膨涨起来,婉玲立即用力套弄阳具令小明又须要射精了,並向小明 解释膨涨的阳具是用作插入女阴的,及要将精水射在阴道入面。说着,便扶着小明已整根膨涨得不能再大的阳具,完全插入自己阴道的深处,不到一分钟,小明已忍不住将粘粘的人生的第二口精液狂射入母亲的阴到內。而婉玲亦经历了一次久违了的性高潮,心中庆幸刚刚没有冲动地握破小明的睾丸。之后,婉玲便更频密地挑逗小明与她造爱,她已决定要享受夠小明膨涨的阳具后,才弄破他的睾丸。

  数个月后的一个周末,小明只有半天的课,所以才过中午,他就已经回到家里了,婉玲一见到小明进了门,立即就迎了上去,殷勤地替他解下书包,並在递给他一双室內用的脱鞋之后,问他「上学累不累?」「不累。」小明一边脱着外出的鞋子,一边含混的回答着,並无意识地打量着屋里的一切。只见餐桌上母亲已经准备了一桌算得上是丰盛的午餐,沙发上散落着一些本情爱小说的译本,那是他母亲最喜欢看的读物。当他换上了母亲递给他的那双脱鞋之后,她立即驅前提起他才脱下来的外出鞋往鞋柜走去,小明这时才注意到他母亲今天的穿着。她全身只穿着一长度尽足以

  遮掩住她的臀部的白色丝质衬衫,两条白细修长的腿,则毫无防备地露在外面,透明的衣质,让人可以毫不费力地看清楚,她整个由三角裤紧紧包住的阴部,形状清楚地落在小明的眼里。直到她回过头时,小明才赶紧把眼光由她的腿间给收回来,但这一切都没能逃过他母亲的眼光,带着一丝诡詰的笑容。婉玲朝小明走了过来,就在他的面前站定后,她斜着眼盯视着他一会儿,道「坏小孩,你刚刚看的是妈妈身上的那一个地方啊?」被她这么一问,小明的脸一片涨红,像一个做错事被逮着的小孩,慌恐地低下头去,半句话也说不出口…。「宝贝,你喜欢看妈的身体?那…,我们晚一点再吃中饭好了。走,到房里去,到了那里,妈不但把裤子脱了让你看个仔细,还让你把鸡鸡插进去舒服舒服…」不到一刻钟,婉玲就像一头发春的母狮般,望着躺在床上的儿子,一手握着他那还不太成熟的阳具,有规律地沿着阴茎的方向,来回地搓弄着;另一双手则紧紧地将他整个头揽在她的臂弯里,像欣赏一幅画一般地,盯看着他因快感的来临,而时时显露出来的那种失神的表情…。就这样,婉玲持续着以一种近几敲骨吸髓的残忍手法,刺激着她亲生儿子的性器,嘴里並不时在他的耳旁淫意盎然地催促着…

  像以往的每一次一样,婉玲总是先让儿子先射过一次精后,再和他进行真正的肉对肉的交媾,那该是她的一种私心吧,因为她知道,只有第二次的射精,她那没有多少性交经验的儿子,才能持续到她高潮的到来。]

  「妈妈的小宝贝,很舒服对不对?想不想射出来,嗯?要不要妈妈用嘴吸你的鸡鸡啊?乖宝贝,想不想干妈妈啊?哪,快点射出来,把它射出来,妈妈就可以让你干个痛快了?喔,又变粗了,嗯,对就是这样,乖宝贝,想射了是不是?想射的话要跟妈妈说喔…,妈最喜欢看精水由宝贝你鸡鸡射出来的样子了!」

  「妈…,我…」「想射了是不是?」此时小明已然答不出话来,只能吃力地点点头…。于是,婉玲就将他由床中上推起,坐在床舖的边缘,然后由床旁的矮柜上拿来她预先准备好的一个茶杯,在他的面前跪了下,一手拿定那只茶杯,並将杯口对准小明的龟头前方,道:「宝贝,不用妈再教你一次了吧?哪,小心点,別射歪了,妈待会儿还要用它来补补身子喔!」接着,婉玲开始用她的另一双手大幅度地搓动着小明的阴茎,使它变得越来越红,越来越硬…。结果,不到二十来下,就听到小明无力地叫出一声「射了…」只见这个小男生的龟头开始在她母亲的注视下,淋出一道道的白色精液…。婉玲一见到小明开始射精后,立即停止揉搓的动作,取而代之地,她开始使出力气,紧紧地握住那根不停抖动着的阴茎,並巧妙地用那只杯子将他射出来的液体给接了一半。趁小明的仍不断射精,便骑在小明身上,扶着小明整根膨涨的阳具,完全插入自己下阴,将另一半精液喷入她的阴道內。而这次,也是婉玲决定享受小明膨涨的阳具的最后一次。

  当射精过程完毕后,婉玲像以往一样,骑在小明面部,继续用手分开整个阴户向着小明,展现大小阴唇连阴核和阴道作出挑逗,使他的阳具又飞快的膨涨勃起,但这次不同的是,婉玲不是为了与小明造爱,而是要向她最痛恨的阴囊內的睾丸进行报復。她转身分开双腿6 9式以自己的女阴迷惑着小明,又用手套弄他的龟头,然后用双手手掌分別紧握小明阴囊內左右两粒睾丸,接下来她吐出一句小名听不懂的说话

  「小明,都是你爸不好,你不要怪妈…」

  说时迟那时快,就在小明仍然淘醉在欣赏母亲的女阴及双手紧握阴囊所带来的无限快感时,他突然感到阴囊內两粒睾丸同时为他带来了撕心裂肺的痛楚,痛得即时昏死过去。原来,就在婉玲吐出上述一句说话后,就用尽力以手残酷地撕破了小明的阴囊,剝摘掉了小明阴囊內两粒睾丸,完成她的復仇计划。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新唯美小说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vmxxsw.com/lunli/1481/
返回顶部

现在注册就送2000奖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