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家庭伦理

【我的同学搞我妈】第二章(爸爸收奴,妈妈得子)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备用网址-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平台-乐天堂FUN88app-乐天堂FUN88官网入口——乐天堂FUN88(f88dh.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388ob.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蜗牛娱乐|蜗牛德州|蜗牛扑克|蜗牛娱乐官网|蜗牛娱乐唯一备用网站——蜗牛备用网址(ggallnew.com)        【我的同学搞我妈】第二章(爸爸收奴,妈妈得子)

作者:三臭
是否首发:否
字数:12120

  这一刻,时间彷彿停滞了一般,房间裏静得可怕,隔着衣柜都能听见赵小亮
「扑通,扑通」的心跳声。我本能的屏住呼吸,既期待暴风雨的降临,又忐忑好
友接下来的命运。

  银瓶乍破水浆欲迸之际,「咚」的一生,赵小亮手中的高跟鞋掉在了房间的
地毯上,声音虽小,但赵小亮彷彿回过神来,赶紧站起,脸色惨白的看着父亲吶
吶的说了一句:「叔叔。」

  「小亮你这是在干什么!」父亲低声喝问。

  「叔叔,对不起,我,我……」

  小亮低下头,双手无处可放,揪着自己的衣角泣不成声。

  透过衣柜门的缝隙,我看到父亲浑身发抖的走了进来,但那彷彿不是激怒的
样子,那是控制不住自己的激动,性奋得不能自已,他眼中的疯狂,以及胯下的
鼓起说明了一切。

  「小亮,你竟然拿你沈老师的高跟鞋打手枪,你这是找打吗?我要是告诉你
沈老师和你们学校,还有你家大人看你怎么办!」

  父亲轻推了一下小亮,威严的看着他,那样子彷彿要吃了他一般,要不是我
知道父亲的性怪癖以及刚纔父亲的表现,说不得就要被骗了。

  小亮一个趔趄,差点跌倒在地,整个身子都打着颤,有些结巴的说道:「叔
叔,请你,请你不要告诉沈老师和学校,不要告诉,不要告诉我爷爷,我爷爷年
纪大了,经不起打击。我,我认打认骂,请你不要告诉他们,请您不要告诉他们,
呜呜……」

  「不告诉他们也可以,不过你要答应我一个条件!只要答应了,我既不打你,
说不定还能满足你一些愿望。」

  父亲猫捉老鼠般看着小亮,抛出了一根邪恶的橄榄枝,我已从中嗅出了阴谋
的味道。

  「什么条件我都答应,只要不把这事说出去,什么条件我都答应,叔叔您说,
您说!」

  赵小亮眼睛亮了一下,如同溺水之人终于抓住了一根稻草。

  「我要你成爲我的性奴,你愿意吗?」父亲语出惊人!

  「你,你,你是同性恋?」赵小亮退后了一步,惊骇的问。

  衣柜后的我如遭晴天霹雳,爸爸啥时候又进化了。

  「咳咳,我不是同性恋,但说不定会把你变成同性恋,你可愿意?你不是喜
欢你沈佳老师吗?你要是答应了,我不仅不把这件事传出去,还让你和你沈佳老
师上牀,怎么样?」

  父亲玩味的看着赵小亮,眼中疯狂的意味已越来越明显了。

  「我真的能和老师那个,上牀?」小亮不由得喜出望外,说话也大声了不少。

  「嘘!小声一点,你不怕你沈佳老师醒来?你过来。」

  小亮跟着父亲走到牀边,父亲看了看醉酒的母亲一眼,在母亲皎白如玉的脸
颊上轻轻拍了拍,确定她不会醒来,然后依次解开妈妈胸襟上的扣子,把墨蓝色
的蕾丝乳罩往下一拉,嫩白棉软的乳房受到胸罩的挤压变得更加丰满挺拔,紫红
色的两颗葡萄充血般娇豔欲滴。

  父亲轻轻的捻揉母亲的乳头,看着小亮发直的眼睛说道:「喜欢吗?」

  「喜欢!」

  「喜欢的话,可以让你摸摸,你试一下。」父亲直接拉小亮的手按住母亲蔚
爲壮观的乳房上。

  我的视线被父亲的手臂遮住,看不见小亮手上的动作,但我想象力绝对不辜
负「跳舞的鸡巴」这个笔名,小亮的五指肯定大大的张开,妈妈绵软又弹性十足
的乳房肯定被他按得变形又复原,凝脂般的乳肉肯定从小亮的指缝中溢出,我妈
妈的乳房除了爸爸和我,就在爸爸的注视与指导下,被第三个男人碰了!

  一丝淡淡的嫉妒不由涌上心头,那是我妈妈的乳房,我且只是在婴儿的时候
才能享受到的,就被赵小亮给亵渎了,而且他还是我同学。

  「是不是很舒服,我没骗你吧,以后让你和你沈佳老师上牀不是不可能,只
要你当我的性奴,而且以后随时可以解除性奴关係,当然了,没这层关係,你就
不能碰你沈佳老师了,你愿意吗?」

  父亲谆谆善诱,脸上挂着魔鬼的笑容。

  「可是,可是我怕痛,能,能轻点吗?」赵小亮捂着屁股,扭捏又害怕的说
道。

  「你想什么啊!哈哈哈……你以爲我想鸡姦你啊?放心,我不是同性恋!」
父亲低声的笑了。

  「只要你不插我那裏就行,我答应了。」赵小亮精神一下放鬆了下来,说话
也不结巴了。

  「好,那你现在把全身的衣服都脱掉,我看看你是真的愿意,还是假的愿意
。」

  父亲有点兴奋的看着赵小亮,赵小亮窘迫的把全身衣服一件不剩的脱掉,一
身的排骨,身材和我差不多。他的阳具像斗败的公鸡,和他耸拉着脑袋一样,低
垂着。我有点明白了父亲的做法,衣服一丝不挂,尊严也一丝不剩,特别是在同
爲男人面前。

  「别害怕,嘿嘿,帮我把裤子脱了!」父亲低声但不失威严的说道。

  赵小亮蹲下身,依言解开父亲的皮带,把父亲的西裤脱到他膝弯处,父亲的
阳具把内裤顶出一个蒙古包,健硕的大腿长了很多毛髮,昭示着男人的阳刚。

  「你头靠近一点,对,再靠近一点!」

  「啪」一声轻响,父亲不轻不重的扇了赵小亮一耳光。

  「听不懂人话啊!」

  赵小亮有点发懵,手捂着脸颊,擡头看向父亲,眼眶裏泛起了泪花,眼泪在
眼眶裏打转,偷偷别过头,颤巍巍的双手扣住父亲的内裤,一用力把内裤脱了下
来。

  这一用力,父亲的鸡巴刚好弹在了赵小亮的脸颊上,赵小亮「唰」的整个脸
都通红了,衣柜中的我像是感同身受,脸也有些燥热起来。啥时候爸爸性趣进化
成这般啊,我不由得越发小心,生怕弄出一点声响,要是让爸爸看到了,大家脸
上都难看。

  「用你的手给老子撸一撸。」父亲命令道。

  「嗯嗯,还算听话,这次先来点简单的。」

  父亲看见赵小亮听从的给他打了几下手枪,满意的点点头,腿上还挂着自己
的裤子和内裤,光着屁股走到妈妈身边,大手伸进妈妈职业套裙摸索了一阵,然
后把两条透明的长筒黑丝都剥离妈妈的双腿。一只丝袜矇住赵小亮的眼睛,在他
后脑勺打了个蝴蝶结,一只丝袜套在自己的鸡巴上,袜尖被龟头顶住,透明的丝
袜裏隐见裏面的雄壮。

  「嘴巴张开,放心,我给鸡巴穿上你沈佳老师的丝袜了,你不是拿你沈佳老
师的高跟鞋打手枪吗,她的丝袜你也嚐嚐。」

  父亲对着蒙着眼睛的赵小亮说道,却不知在他来之前,赵小亮已经浅尝了妈
妈的丝袜脚了。

  蒙着眼睛的赵小亮看不出啥表情,但他双手已经找到父亲的鸡巴,并把它送
到了自己的嘴巴里,笨拙的品嚐柔顺的丝袜,只是之前这条丝袜裹着的是他最迷
恋的沈佳老师的肉脚,而这次裹着的是她老公坚硬的鸡巴。

  「噢……」

  父亲的表情极爲舒畅,黑色的脸庞泛着异样的红光,他顺手操起母亲的一只
小脚,把性感小巧的脚趾送入自己的嘴巴里轻轻舔舐把玩。胯下是妻子的男学生,
他儿子的好友,赤身裸体俯首爲他品弄阳具,他的脸上极爲销魂,极爲得意。

  衣柜中的我看得面红耳赤,下体不知爲何也坚硬如铁,我万分的确认我是直
男。但在这一刻我一会儿代入父亲的位置,一会儿代入赵小亮的角色,征服与被
征服,分享人妻的酸楚与膜拜人母的低贱,複杂又异样的性奋使我不由自主的去
轻撸自己的鸡巴,动作又不能太大,可煎熬死我了。

  「噢……啊啊!」

  父亲估计高潮要到了,放下妈妈美丽的小脚,双手按住双眼蒙着丝袜的赵小
亮,屁股挺动冲刺,蛮横有力,次次深入到底。赵小亮的口水流了一脖子,而他
的脖子像快窒息一般血管膨胀,青筋鼓起,喉结不住的蠕动吞嚥着自己的口水,
以期更多的空气。他的双手本能的用力推着父亲的大腿,想停下来,但哪裏是父
亲的对手。熟话说胳膊拧不住大腿,而且还是这样的紧要关头,还好父亲的鸡巴
不长,不然赵小亮早就吐了。

  「曲终收拨当心画,四弦一声如裂帛。」

  血脉贲张的父亲猛的从赵小亮嘴裏抽出鸡巴,挥开套在鸡巴上的丝袜,被口
水浸透的丝袜拍打过赵小亮的脸,掉在了地上。父亲对着赵小亮的脸就是一通喷
射,赵小亮下意识的躲开,但还是有一些被喷到了脸上以及头髮上。

  赵小亮嘴巴一脱离父亲的鸡巴,就剧烈的咳嗽了起来,父亲愠怒,低声喝道:
「出去咳,别把你沈佳老师吵醒了!」

  赵小亮来不及穿衣服,扯落绑在头上的丝袜,边走边咳嗽,几欲呕吐出来,
但还是不忘把门带上。

  小亮实在太可怜了,我不由得替好友愤愤不平,老爸实在太可恶了。不过老
爸说有机会让小亮和妈妈做爱,不知道是真是假,妈妈肯定不会同意,难道这两
人是要下药,然后迷姦妈妈?

  想着终有一日我的出生通道要被除了爸爸之外的男人进进出出,实在令人愤
慨,我又对小亮愤愤不平,哼,谁让你窥觑我妈妈,还想要得到她?活该!

  就这会儿的胡思乱想之际,父亲已经收拾好自己了,地毯上丢弃着擦拭过的
纸巾,以及被玷污的黑色丝袜。

  父亲好整以暇的坐在沙发上等着小亮进来,看见小亮已经平复情绪,也不再
咳嗽,双手低垂,头低低的不敢看父亲。

  我这边的衣柜刚好是沙发的对面,看不到小亮的脸,但能看见父亲满意的表
情。

  「你表现得很好,我已经给你留了一只你沈佳老师的脚,你现在可以去舔她
的左脚,右脚沾了我的口水,你就不要舔了,这是对你的奖励!等下把房间清理
一下,那双丝袜就送给你了,你要是不想要的话,可以扔垃圾桶。」

  父亲靠在沙发上,悠闲的翘起了二郎腿,对着眼前赤身裸体的赵小亮说道。

  「我要,我要,谢谢叔叔的奖赏。」赵小亮喜出望外,把两条长筒黑色丝袜
和自己的衣服放在一起,一丝不挂的走到牀边,低下头,伸出长长的舌头,癡迷
的把整个脸都抵在妈妈的脚底板上深嗅舔吻。

  父亲掏出自己的阳具,射完精的鸡巴本是软趴趴的样子,现在又有要擡头的
趋势。熟知父母房事的我知道父亲射过精后,很难快速的再次勃起,更别说再做
一次。但俯首在妈妈脚下的赵小亮,彷彿给了爸爸坚挺的力量。看着赵小亮癡迷
的舔着妈妈的肉脚,爸爸的鸡巴也慢慢的恢复雄风。

  「你还能射精吗?」父亲挺着自己的鸡巴,站在赵小亮的旁边,近距离的欣
赏着猥亵他老婆的男生。

  爸爸,你不能第二次,也怀疑别人不能二次?也不看看人家小亮那早已撸得
坚硬通红的鸡巴。

  我暗暗腹诽。

  「可以的话,我允许你射在你沈佳老师的脚上。你刚纔是把精液射到你沈佳
老师的这只高跟鞋裏吧,有意思。」

  父亲竟然拿起了妈妈另外一只高跟鞋,学着赵小亮之前的样子,把鸡巴夹在
高跟鞋和鞋底的缝隙,一边用妈妈的性感高跟鞋打着手枪,一边操起妈妈的右脚
送入自己的嘴巴。

  「谢谢叔叔,成爲您的性奴真的太好了!」赵小亮眼睛登时亮了,不愧他的
名字。

  这两个混蛋,狼狈爲奸!妈妈的脚都给你们作践了,可怜的妈妈不省人事,
在外上班还得应酬喝酒,在家裏还要被父亲和自己的学生糟蹋。可生气的我,却
也不敢打开柜子门出去指责他们,一个是亲生爸爸,一个是自己的死党好友,气
人!

  唉,啥时候我才能像这样舔吻樑伊伊的小脚呢,要是能一边吻着她的小脚,
一边把她的白色袜子套在自己的鸡巴上打手枪,然后把精液一股脑的射在她的鞋
裏,她再光脚穿进去,该是多么美好的一件事啊。

  我一边伤心,一边爲自己打气。而爸爸和小亮那边已经先后的把自己的精液
射到妈妈的鞋子和脚面上了。

  「你收拾整理一下,我去洗个澡。」

  父亲往衣柜这边走了过来,从左边的衣柜拿了一条浴巾,然后去浴室洗澡了。

  还好我躲进的是妈妈的柜子,惊魂未定的我看着赵小亮穿完衣服,并把房间
裏的痕迹清除得乾乾净净。只是房间裏隐约瀰漫着精液的味道,并不会很快去掉,
赵小亮给妈妈盖了一件薄被,然后打开窗户散味。

  临走之前这死小子竟然掏出鸡巴颳了一下妈妈的嘴脣,估计是看妈妈睡得这
么死的缘故,而且浴室的喷淋声证明父亲一时半会儿不会出来,纔有这个胆。

  可恶,实在可恶!赵小亮,你就是欠收拾的,我他妈的还同情你,我气死了
我!

  赵小亮离开房间好一会儿,估摸着爸爸也快洗好了,我轻手轻脚的偷偷溜出
父母的房间,然后悄悄的离开家,在外面又逛了一个多小时,才返回家。

  一进门就闻到炒菜的香味,难道妈妈这么快起来煮饭了?

  「妈妈,你煮啥菜啊,好香的味道啊,我本来不饿,现在都饿了。」我一进
门就喊道。

  「小海,你回来了啊。」从厨房走出来的却是拿着一把锅铲的赵小亮。

  「咦!?小亮啊,你怎么还……你怎么在我家啊?」我在心中庆幸的夸了自
己一句,还好话锋转得快,差点露馅。

  「物理老师让我去收发室寄一个文件,刚好看到沈老师被人扶着下车,老师
好像喝醉了酒,他们要扶老师到休息室休息。他妈的我看那两人不是好人,偷偷
吃你妈的豆腐,我就自告奋勇的把老师送回家了。」

  小亮愤愤不平的说道,但眼睛却有些躲闪,似乎不敢直视我的眼睛,努力做
出一副就是替妈妈打抱不平的样子。

  操蛋,信你有鬼,别人有没有吃我妈豆腐我不知道,你他妈的舔了我妈的脚,
射了我妈的高跟鞋,还把噁心的鸡巴碰了我妈的嘴脣。我日你个仙人闆闆,我妈
的豆腐你少吃了吗?

  「靠!那些人是谁啊,还敢吃我妈的豆腐,还好有你帮忙送她回家,谢谢你
啊好哥们。」我意味深长的说道。

  「不过还是不要跟我爸爸说,不然我怕我爸妈两个人会吵起来。」我半真半
假的说。

  妈妈作爲校领导,又是女性,应酬上肯定会和各种各样的男士打交道,人长
得漂亮,是非也多,但我对一向严格律己的妈妈还是有信心的。如果告诉了爸爸,
性趣变化这么大的他不知道心裏会不会暗爽。如果爲了尊严,或者爲了向妈妈表
爱护之心,然后去找人家麻烦,妈妈工作也会很难做吧,再说赵小亮的话有几分
可信还未知。

  「嗯嗯,好。」

  赵小亮应承了一下,然后又回厨房炒菜去了。

  「我爸呢,我刚纔在外面看到他的车子了。」

  「叔叔在楼上喂沈老师喝姜汤呢。」

  我「哦哦」两声,就回自己三楼的房间了,看见浴室有被用过的样子。不知
道妈妈的那双黑色长筒丝袜被赵小亮藏在哪裏,估计揣口袋了吧。

  晚饭很丰盛,和妈妈煮的风格不一样,但特别好吃,不比妈妈厨艺差,估计
赵小亮在家裏没少煮饭。

  「小亮,谢谢你送我回家,还有谢谢你的醒酒汤,阿姨现在好多了。」妈妈
已经换下了西装套裙,卸下了老师的威严,声音也恢复了平常在家的温柔。

  「沈老师,不客气的,我和小海就像亲兄弟,错了,比亲兄弟还亲,您这样
太客气了。」

  赵小亮被自己的女神讚了一句,这腻人的瞎话顺口就来啊,我心中腹诽不已。

  「在家裏不用叫我沈老师,你叫小海他爸叔叔,叫我阿姨就好了。」

  妈妈像自家长辈一般,对赵小亮说的话很欣慰,吃了一口菜后,还连连称讚
赵小亮的厨艺。

  「乾脆别叫阿姨了,我準备认小亮做乾儿子,我觉得这小子很对我脾气,我
喜欢,他乾脆叫你乾妈得了!」

  爸爸语不惊人死不休。

  妈妈有些惊讶的看向爸爸,微微的点了下头说:「小亮这孩子,确实很乖巧,
还讨人喜欢。你既然这么喜欢小亮,小亮还和咱儿子这么好,这儿子我认了。」

  「沈,沈老师,真的可以吗,真的,真的可以叫你乾妈吗?」赵小亮彷彿被
巨大的幸福撞击了一下,兴奋得把筷子掉在了地上都不自知。

  「你还叫沈老师,乾妈可生气了!」妈妈嗔怪的笑道,还抿嘴假装生气。

  「干,干,乾妈,乾妈。」赵小亮一兴奋,一激动,就结巴。

  操,还乾妈,还乾乾妈。你赵小亮结巴了还能佔嘴上的便宜,真操蛋。

  爸妈你们凭空给我弄了一个兄弟,有经过我的同意吗,我同意了吗?我心裏
有点难受,好像父母对我的爱被分割了一半给他人。

  我眼角掠过爸爸的脸,发现他意味深长的看了赵小亮一眼,分明觉察出赵小
亮这句的语病。

  「哟,他爸,你看咱乾儿子这激动的,都把筷子掉地上了,哈哈哈!」

  妈妈笑得很开心,银耳般的笑声又把赵小亮迷得一愣一愣的。

  赵小亮把地上的筷子捡起来,然后用纸巾擦了擦。

  「来,多吃点菜。」妈妈给赵小亮夹了一块红烧鱼。

  「我这是太开心了,谢谢乾妈。」赵小亮眼睛亮晶晶的看着妈妈,大口的吃
起菜。

  「妈妈,我也要吃红烧鱼!」我有点撒娇的说道。

  「哎呦,妈妈把我们的儿子给冷落了,来,给你吃这块大块的,以后你要多
向小亮学习,不要整天发呆,你以爲我不知道你经常旷课去打游戏了啊?」

  妈妈把鱼夹到我碗裏,然后开始数落我各科的成绩。

  一顿饭他们吃得开心,我倒闷闷不乐起来。

  饭后赵小亮抢着去洗碗,说心疼乾妈工作劳累,而且说越漂亮的人越要保护
好自己的双手,惹得妈妈又把赵小亮夸了一顿。妈妈你可知道,无事献殷勤,非
奸即盗。赵小亮可没安好心,爸爸也没安好心,一个帮兇,一个主谋。

  「小亮,既然你叫我一声『乾妈』,我也得送个礼物给你,来,刚好这个笔
记本电脑就送给你了。」

  妈妈拿出了一台全新的笔记本电脑出来,这檯笔记本是去年教师节妈妈得的
学校福利,我讨要了好久都没有给我。说我有一台台式的,要笔记本干嘛,影响
学习。家裏人人有笔记本,就我没有,现在却当成礼物送给别人。

  「妈!不公平,我都没有,爲什么给他啊?」我一着急,忘记对赵小亮维持
友善死党情谊。

  「乾妈,这个太贵重了,我不能要,而且小海这么喜欢,你给小海吧。」赵
小亮赶紧推辞,但他的眼睛却不捨的盯着笔记本电脑看了好一会儿。

  「小海,你不要不懂事,这是妈妈认小亮乾儿子的见面礼,等你各科成绩都
能及格,你要什么,妈妈都买给你。」

  妈妈好看的眉毛微皱,漂亮的眼眸看着我,眼裏带着一丝威严,我像是被抓
住了尾巴的猫,有点丧气,爲啥妈妈总是拿成绩说事啊。

  「乖,妈妈抱抱你,别小孩子气了,人家小亮之前是你最好的朋友,现在和
你都是妈妈的儿子了,你们友恭相处,别成了兄弟反而没有以前关係好。」

  妈妈给我一个轻轻的拥抱,隐约能感受到她薄薄的睡衣下曼妙的身躯,耳鬓
传来淡淡的幽香,胸口两团乳肉被胸罩包裹着,顶在我胸口还蛮舒服的。嗯?妈
妈戴了胸罩?

  我记得她以前经常不戴胸罩的,有外人在才戴。而且居家服也一改以前宽鬆
慵懒的风格。是了,赵小亮就是外人,所以妈妈才戴胸罩的,我像是扳回一局,
心情莫名的小小高兴了一下。

  妈妈只抱了我一小下,但却看得赵小亮豔羡得不得了。

  父亲送赵小亮的是一台小型照相机,他的相机有好几台,不过我也不稀罕,
对照相机并不感兴趣,所以对此没有一点的意见。

  「阿呆,你是不是不高兴了,你要是真喜欢这檯笔记本,我给你。」

  小亮临走之际眼睛真诚的看着我说道,不知道他这真诚有几分真实。其实我
生气的不只是他得了这檯笔记本,笔记本只是我的宣泄之口。

  「没有啦,已经不生气了,我也没这么小气啦。我只是怕妈妈偏心,疼爱你
比疼爱我多。」我半真半假的说道。

  「放心啦,阿呆,你是你妈妈的亲生儿子,她肯定最疼你的呀!」小亮有些
好笑的看着我,只有在父母面前他纔会喊我小海,私下裏还是和在学校一样叫我
阿呆,我其实都无所谓的。

  「我走了。」

  赵小亮满载而归。

  晚上睡觉的时候,我脑海裏一直浮现出下午发生在父母房间裏的事情。也不
知道妈妈发现了没有,她的丝袜不见了,高鞋裏的精液不知道有没有处理,如果
处理了她有没有发现什么,爸爸会怎样跟她解释的呢。

  我慢慢的睡着了,恍惚间又回到了下午父母的房间。风儿掀开了窗帘,夕阳
的余辉照在牀上,给躺在牀上的人儿盖上一层透明的金丝被。少女玉体横陈,一
袭白色的长裙刚好够及脚踝,脚上穿着一双白净的小白鞋,没来得及脱就醉倒在
牀上。她脸颊酡红,脣齿微张,似能吐出香甜的气息。

  往日心头萦绕的女子就在我的眼前,她的名子我写了千遍万遍,也想了千遍
万遍。我像着了魔一般,轻轻的爲她脱去脚上的鞋子,深嗅鞋口,陶醉于鞋底裏
残留着她清新的味道。

  我看着樑伊伊美丽的脸庞,然后掏出自己的鸡巴插到她鞋口裏,鸡巴在鞋子
裏进进出出,无意间转头看见镜子裏那个拿小白鞋打手枪的人竟然是赵小亮!

  一抖擞,精液悉数射出。

  操!你妈的赵小亮,老子还没舔樑伊伊的小脚,就被你吓醒了。

  这几天赵小亮经常来我家帮忙做饭,做家务,乐得我清闲。妈妈是大忙人,
爸爸又不会做饭,以前经常晚吃,或者叫外卖,有时还得给妈妈打下手,或者帮
忙做家务,现在好了,这些赵小亮全包了。

  唯一让人讨厌的是,这家伙老是向妈妈献殷勤,一口一口的乾妈叫着,妈妈
累了,他主动帮忙捏肩膀,妈妈困了,他主动去打洗脚水。妈妈对他摸摸头,夸
奖了几句,他就高兴得不得了。两人越来越亲密,爸爸似乎乐见其成。

  而且赵小亮和父亲两人经常神神叨叨的,不知道要搞什么阴谋。

  爸爸有和妈妈做爱,都会让赵小亮当天晚上来家裏睡觉,家裏房间多。我对
此没啥意见,反正他们做爱赵小亮都看过了,看一次是看,看一百次也是看,我
也懒得下楼去监视。

  以前我一直有嗜睡的毛病,所以爸爸妈妈在楼下瞎搞不怕我发现,其实这个
毛病不知道啥时候就没有了。也直到那次撞见他们做爱,才被爸爸知道。

  快期末了,我们高二4班迎来了最后一堂计算机公开课,这堂课当然是由我
们沈佳老师来上的。其实她早已安排那些读得好的同学当託提问题了,唉,一向
教学严谨的妈妈也有虚僞的时候啊,我对下一节的公开课暗自吐槽。

  对了,早上妈妈不知道爲什么睡迟了,还捂着小腹对爸爸说了什么,但实在
快来不及了,因爲她要先去接待来听她公开课的一些外来教师和领导。走得冲忙,
连早餐也来不及吃,就开着老爸的车出去了。临走之前剜了爸爸一眼,爸爸露出
邪恶的奸笑。

  想这些干嘛呢,还是看樑伊伊的背影好了,她要是能回头看我一眼就好了。

  「苏小海,你在发什么呆?樑伊伊后脑勺长了一朵花吗,你看得那么认真。」

  全班顿时鬨堂大笑,但我心中的她却连回头看一下都不回。

  语文老师的话把我惊醒了一下,这老妇女管天管地管老子放屁啊,切!

  「你不要以爲你作文写得好,就不听课了,你看你的成绩,要是上课能认真
一点,何至于考这样的分数。」

  语文老师继续噼裏啪啦的说着,我赶紧注视黑板,摆出认真听讲的样子。

  下课铃响,终于解脱。

  下课后,教室后门陆续来了很多人,都各自带了椅子过来。靠,来的人还挺
多的,比往常多了一倍,把教室后面空位置挤得满满的,看来这次课,还挺隆重
的。

  妈妈足登一双精緻纤细的高跟鞋,踩着上课的铃声进了教室。我隐约听见同
桌赵小亮呼吸加重,余光瞥见他的眼睛快速瞄了一眼妈妈的丝袜美腿。妈妈是那
样的自信,教室后面听课的也有漂亮的女教师,但妈妈却夺了她们全部的光彩。

  课堂上有序的按照之前就排练过的流程来走,这哪裏会出差错。唉,这世界
真的好假,我心中感叹着。

  「嗡……嗡……」

  谁的手机在震动?咱沈佳老师可是再三强调要关机要关机,手机开震动都不
行!

  全班师生一时雅雀无声,妈妈好像也不好问谁的手机在响,一时僵在那裏。
唉,那人赶紧把手机关掉吧,不然影响妈妈的这堂课了。

  但「嗡嗡声」持续的响着,妈妈的脸一阵红,一阵白。一双玉臂撑在讲台桌
上,被解开的一颗钮釦的胸襟,隐约能见丘沟起伏。

  妈妈估计气急了,都说不出话了。奇怪,这震动声好像就是从讲台桌那边传
过来的啊,难道是妈妈的手机在震动?

  「对不起,先暂停一下,我接个电话。」妈妈白玉的脸上露出些许的窘迫。

  奇怪,妈妈平时上课即使有电话打来,一般都按掉的,难道这次这个电话比
这堂课还重要。

  妈妈出去了一会儿,然后又回来,估计是打完电话了吧。

  但神奇的是,那嗡嗡声又响起来,这次震动估计没刚纔那么大,声音小了很
多。

  「我们继续上课。」

  妈妈平稳了一下情绪,一只手拿着书本,一只手在黑板上书写。但嗡嗡声好
像又变大了许多,妈妈的拿着粉笔的小手都有些颤抖,写出来的字好像有些歪了。
妈妈的手又停了好一会儿,好像在忍耐什么。但仍然把文字接着写下去,只是那
只手明显的在打颤。

  妈妈写完转身面向学生,我清晰的看到她洁白无暇的脸庞上泛起了桃红,光
洁的额头沁出了少许香汗,几缕秀髮打溼在精緻白皙的耳朵旁。妈妈好像在抵挡
着什么,使出了浑身力气。

  本来余音绕樑,现在却也曲不成调。而且不时的停下来,好像讲一个字都是
那么的艰难。

  「啊!」

  妈妈小声的喊了一下,娇躯有些痉挛的颤抖着,随着那个嗡嗡声越响,她颤
抖得越厉害。

  「沈老师,你要是不舒服,不用勉强,这堂公开课挪到下次吧。」

  教室后面听课的人有好心的建议着。

  突然嗡嗡声,停止了。

  妈妈迅速的望向窗外,然后又狐疑的环顾了教室所有人,尤其在我和赵小亮
脸上观察了一阵子,然后对那人说,谢谢,不用了。

  奇怪,妈妈肯定是遭遇了什么,我突然想起早上爸爸那邪恶的奸笑。我转头
看向我的同桌,爸爸的性奴赵小亮,该不会是这家伙搞的鬼吧。

  赵小亮被我看了一眼,有点吓到,忙抽出放在抽屉的那只手。

  我迅速的联想到什么,但不敢确定。

  「小亮,你抽屉裏藏着什么?」

  我严肃的低声质问赵小亮。

  「没什么啊!」

  赵小亮小声辩解。

  「拿来我看看!」

  我直接伸手去他书桌的抽屉裏摸索,但赵小亮速度更快,一个小小的白色遥
控器被他拿在手裏。

  「你别管!这是乾爸吩咐的,你爸想做的,你敢管啊?」

  赵小亮色厉内荏的低声喝问。

  「你不要管,你不是喜欢樑伊伊吗,我能帮你搞到她的内裤,给你打手枪好
吗?」

  赵小亮以只有我能听到的声音说道。

  我将信将疑,这家伙好像很得樑伊伊的青睐,不知道他是要用偷的还是什么
办法搞到樑伊伊的内裤,要是能亲吻到她的内裤,然后再打一次手枪,干什么我
都愿意。那就牺牲一下妈妈好了。

  头不由得微微点了一下。

  还好此时大家的注意力都在妈妈身上。

  妈妈也没发现我们底下的小动作,她语速稍快的讲解着课本,好像要儘早的
把该走的流程走完。

  课本下,赵小亮的手按下了按钮,然后再快速的按了几下。他朝着我笑笑,
然后双眼盯着讲台上那又开始动作迟缓说话颤抖的教师妈妈。他的脸上似乎挂着
些许的疯狂和满足。

  我内心和妈妈一样,也备受煎熬。妈妈的阴道里肯定被爸爸塞了一个电动的
无线跳蛋,而遥控器就掌握在赵小亮这个恶贼手中。

  妈妈左右腾挪,一会儿站左边,一会儿站右边,还极力忍耐着不被人发现。
但嗡嗡声持续的响着,再拖下去,早晚被人发现。

  谁能想到堂堂的副校长,庄严秀雅的美女老师,最私密的地方却藏着一只情
趣无线跳蛋,而且还被自己的学生兼乾儿子远程遥控,几欲任人摆布。她的亲生
儿子虽是知情者,却对她袖手旁观。

  「实在抱歉,请大家稍等我几分钟,我去去就来。」

  妈妈拿上手机,在嗡嗡声中,僵硬但快速的走出教室。我甚至隐约能看见她
大腿内侧灰色丝袜上的一抹溼痕。由于走得快,相信别人应该没看到纔对,我是
事先知道了内情,纔去盯着她的两条美腿看的。

  妈妈走后,课堂上窃窃私语,同学们小声的讨论着与往常不一样的沈佳老师,
还好大家都没往那最不堪的一面去想,我心裏暗暗舒了一口气。

  过了足有10分钟,妈妈纔回来,但不知道有没有人发现那双灰色的透明长
筒丝袜已经变了颜色,虽然颜色相近,但还是有差别的。

  这节公开课后来虽然被妈妈加快了进程,但也拖了将近10分钟的时间。下
课后,妈妈又微笑而大方的和那些来听课的人互相打招呼,然后远去。

  下课后,我和赵小亮来到偏僻无人的地方,偷偷问他。

  「小亮,你刚纔在上课说的话,能兑现不?」

  我心裏一直惦记着这事,这可是用妈妈的窘态换回来的承诺。

  「放心,我有把握,但没那么快。」

  赵小亮胸有成竹的说道。

  「你是不是在追樑伊伊?你不是知道我喜欢她吗?难道你也喜欢她?」

  我有些不满的说道。

  「放心,我没有喜欢樑伊伊,不过我有办法拿到她的内裤,哈哈。」

  赵小亮奸笑了一下,对我挤眉弄眼。

  「你怎么那么听我爸的话,可把我妈害惨了。」

  我明知故问的说道,要是不这样问,就有点不正常了,毕竟他们还不知道我
已经知道小亮已经是爸爸的性奴了。

  「你别管,乾爸要做的事,我不敢违抗,你有不满的找他就好了。」

  赵小亮有些恼羞成怒,準备走人。

  「我纔不问,你们的事,我懒得过问,只是你们要对我妈好点。」

  我其实是有点怕自己的爸爸的,比怕妈妈还怕。

  我们俩一前一后回到了教室。

  中午都是在学校食堂吃的,因爲我门学校是半封闭式的,中午提供午餐。吃
午饭的时候,我的眼睛都会自动的去寻找樑伊伊的倩影。

  樑伊伊有时经过我和赵小亮身边的时候,一般会和赵小亮打招呼。却理都不
理我,感觉她好像喜欢赵小亮的样子。我大爲吃醋,总觉得啥时候他们俩真的会
成爲情侣。

  「你今天又要到我家过夜吗?」

  「嗯嗯。」

  我和赵小亮聊着天,那边樑伊伊已经吃完了。

  午休的时候,大家都在複习,毕竟期末快到了,我架着黑色框的大眼镜无所
事事的趴在书桌上,一时又神游物外,意淫着前面的樑伊伊。

  一天又这样无聊的过去了。

  晚上又是赵小亮煮的饭,我发现我家已越来越离不开赵小亮了。

  我敲开父亲的书房。

  「爸,你爲啥让小亮当衆搞我妈妈啊?」

  我小心的质问父亲,有点怕他恼羞成怒。

  「被你发现了啊,哈,小亮都跟我说了。不过你这句话有语病啊,我哪裏让
小亮搞你妈妈,只是用跳蛋远程遥控而已,让他搞你妈,我才捨不得呢!」

  父亲撇下嘴,不屑的说道。

  「你不是要让小亮和我妈上牀吗?」

  糟糕!说漏嘴了。我心下暗暗后悔。

  「你认爲我会让小亮和你妈妈交配吗?他也配?你放心,我只是说说而已,
上牀不就是爬上牀吗?你妈妈只有我能操!」

  父亲狡黠的说道,然后又突然想起什么,惊喜的问道。

  「啊?哈!我收小亮爲奴你是不是躲在衣柜偷看?是不是?」

  父亲急切追问:「你当时什么感觉,有没有勃起,是不是很有意思?」

  唔,老爸你怎么还是狗改不了吃屎啊,就这么在乎我的感觉。喔!错了,不
能这样说爸爸,爸爸是狗的话,我成什么了,这只是个比喻,比喻!

  「嗯嗯,当时感觉浑身燥热,下面硬得厉害,不知道是爲什么。」我当时确
实性奋异常,爸爸操妈妈我都不会有太多的感觉,但赵小亮猥亵我妈妈,还有爸
爸通过赵小亮的嘴巴猥亵妈妈的贴身衣物,却能让我产生强烈的性兴奋。

  我后来才知道,这是绿母情节,但当时还没这个词。

  「噢……好,好,好!」

  父亲眼睛绿光闪闪,思索一会儿纔对我说道:「过两天我让人定製一块特殊
的镜子换到衣柜上,以后你躲在衣柜裏从镜子后面就能更方便的看到我们做爱了。」

  「什么镜子这么神奇还能透视?」

  「你见过香港警匪电影裏审讯辨认室裏的那种镜子吧,就是那种镜子,外面
像普通的镜子,从背面却可以看到外面。而且有开关控制,关掉的时候就像普通
的镜子一般,也不怕你妈妈发现。」

  父亲得意的说道。

  有才!老爸你真有才!

  「对了,爸爸你等下不怕妈妈生气跟你吵架吗?」

  我有些担忧的说道。父母和谐,这个家才能和谐。

  「没事,你妈妈在性事上对我很宽容,再出格的事,都没事。」

  爸爸虽然这样说,但似乎想起了什么,眉毛微皱,叹息了一下。

  「哦哦,那就好,爸爸我先出去了。」

  我走出门,刚好听见外面的车声,是妈妈。

  妈妈回来了。
  
              (未完待续)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OB欧宝娱乐-意甲尤文图斯亚洲区域合作伙伴-2021欧洲杯的官方赞助商——OB欧宝娱乐(obob9.com)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新唯美小说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vmxxsw.com/lunli/81250/
返回顶部

现在注册就送2000奖金